您没有登录。 请登录注册

雾影师 一场紫色的梦幻与失落

向下  留言 [第1页/共1页]

1 雾影师 一场紫色的梦幻与失落 于 周一 四月 01, 2013 12:19 pm

afanart

avatar


紫色的烟雾笼罩之下,一切事物都可以有众多幻象。

这个6分钟的动画短片,赢得国际国内总共13个大奖,包括将于2月17日举行的27届Goya最佳短片奖提名,它的名字叫《SmokeSeller》,由西班牙PrimerFrame动画学校出品。

中文译名:烟雾魔法师。其实我更想译为“雾影师”。

故事非常简单,讲述的不过一个魔法师来到一个偏远的小镇上表演烟雾魔法。最开始没有人搭理他,直到他帮一个小孩子成功用烟雾魔法将一个树干变成飞机之后,很快招揽了整个小镇人们的喜爱。他可以帮所有的人都实现愿望,然而愿望在实现之后,很轻易就变会回现实的本相。

在紫色的烟雾笼罩之下,一切事物都可以都会失去他的本相。

但在最后,总有一个会留到最后。


这个小镇,贫穷、朴素,偏远。恰如远古时候的村庄,在房龙的《宽容序言》中就描述着如同这样的小镇。文艺作品笔下的小镇,往往带有高度的代表性,去掉了生活中原本琐碎无义的模样。不过,这对小孩子来说没有任何影响,他单纯而快乐,只需要一个树干,就可以想象成小飞机,这样的想象,让他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

说起孩子,到不得不提起《皇帝的新装》中的小孩,单纯又直接,看到什么便说是什么。孩子相信自己看到的东西,同时也相信自己想象的东西。所以,当魔法师给他变出小飞机的时候,他还是那样开心,跟着飞机跑来跑去,只不过这飞机,没有在他的手上,而是在空中,飘着紫色的烟雾。

看着孩子如此,正在做家务的男主人也希望魔法师能够给他变出一只大狗。大凡生活之中,平凡世界里的最大愿望,恐怕就是希望自己家里的狗比邻居家的猫要强。我们不能说这愿望庸俗,甚至我们的生活,就是这庸俗的愿望慢慢堆积起来。看着一条追不过嘴里有鱼的猫的狗,想想觉得温馨,也觉得有些许的不服。

然后就是老太太。这个老太太之前慢悠悠地走过去,用自己的拐杖将正在放歌的留声机拨开,也没有正眼看魔法师手中的红玫瑰。而这次,被紫色的烟雾笼罩,成为了富贵的老妇人后,却喜悦得手舞足蹈。值得一提的是,老太太给魔法师的愿望,是要自己的抹布变得好看一点,而魔法师却让她容颜一新。抓住人心中的本来愿望是最有效的,或许老太太并不知道,隐藏在潜意识下,自己对美好的向往坐标究竟是哪里。不允许留声机放歌,与陶醉于自己的服饰,两者矛盾而统一地体现着。

中年的女子,说到底便是八卦消息的来源。因为这,整个小镇都沸腾了。

大家用自己的旧物换了新颜,惊动了镇长。

一阵雷声之下,将魔法师从沉醉中唤醒。只需要2块金币就可以变出比这好出数倍的东西,不断膨胀的虚荣和自信怂恿下,镇长手中的红宝石权杖,变成了全镇最高的标志性建筑。只不过红宝石,却成为了魔法师的囊中物。

最开始追着飞机跑的小孩,跑过来质疑魔法师,大家略有怀疑,却被魔法师新变出的火箭继续迷惑。而这最开始追着树干的狗,依循本性继续追着那根小树干,最后跳进水池之中,洗掉了自己的烟雾。

雨下的魔法师,原来只是一个老头子,而不是人们眼见中那般英俊潇洒。他的魔法车,也不过是一个老式的篷车而已。不过金钱和红宝石,是真的拿到了手中。想到这,便产生了一种怀疑:如果这雨一直不来,或者将雨挡在变幻出的烟雾之外,我们是否会一直认为这是真实存在的东西呢?





就像北京的雾霾天气,将一切能见之物阻挡得干干净净。你看不到真实的外表,是否能看见真实的内心?又或者是夜晚剥夺了一切色彩的存在,如果不点灯,你见不到这所有。所以你所能看到的,也只是你眼睛出现的物体。

而不能从无中生出有来,只能将原本存在的东西变化莫测,是不是隐喻着这变化出来的形态,其实是心中的愿望呢?我不能期望这一切,都是虚构出来的,我也无法期望。

想到一个在有妖气漫画网上出现的故事:

我的朋友是一个法师。有一天她请我去她家里玩。
家里有着精巧的装修,我非常喜欢。
她说,这不过是障眼法而已。
你看,我有一个遥控器,如果拨到“on”那里,就可以将这一切华丽都显现出来。
我拿过这个遥控器,上面有四个开关。
最上面的是,房间。
拨到“off”之后,变成了什么都没有的清水房。
第二个是,城市。
第三个是,地球。
第四个,模糊不清。
从此,我再也不去她那里了,我在害怕什么,我也不知道。

这紫色的烟雾,就这样围绕在整个小镇的上空,到底什么才是真实的呢?

是不是需要将一切服饰去除,赤身裸体走在街上,这才是真实?

还是说,需要放弃这皮囊,把流动碎片的思想窥视出来,这才是真实?

我不知道,也没有人彻底知道,我们知道的,不过是眼中的幻想。


_________________
afanart 微信账号:afanart

返回页首  留言 [第1页/共1页]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