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没有登录。 请登录注册

史上十大愚蠢的经济错误

向下  留言 [第1页/共1页]

1 史上十大愚蠢的经济错误 于 周四 八月 05, 2010 9:05 pm

gao9.cn

gao9.cn
如果你听到政要领袖在高谈阔论经济事务时,快找地方躲起来吧。你可以确信的是,一项错误的决策即将来临。对政要领袖来说,幸运的是,他们对经济干涉的影响往往是缓慢侵蚀的。然而,几乎每隔一段时间,政界伟人们就会制造一个童叟无欺、如假包换的弥天大错,以致自己与整个国家一起遭受严重的挫败。下面是史上十大愚蠢经济错误的案例:

1. 要价过高,就地处死
公元301年,罗马皇帝戴克里先(Diocletian)颁布了《关于被卖物价格的告示》(Edictum De Pretiis Rerum Venalium),该法令旨在调整货币制度,设立最高工资标准,并对许多种商品——特别是食品——设定最高限价。凡是以高于规定的限价销售相关商品的人,一律处以死刑。罗马帝国到处可见苍穹有力地刻有该法令的石碑。我在此顺便赠送给未来有志于成为独裁者的人一千万:千万不要把你愚蠢的错误政策刻在石头上,除非你想赢得永世的嘲笑(也许你有苦衷,只是单纯地想尽你所能博得世人快乐?)。这项法令结果成为一场彻底失败。卖主纷纷撤回商品,他们不愿按法令规定的限价销售,更不愿冒险——被误告高价销售而处以死刑的概率经考证大于零。雇工们对最高工资限价法令的态度是:悄然失踪,或者只坐不干。最终,该法令被撤回,成为人们愚弄嘲笑的经典题材,更给大罗马帝国的声望和权威留下了永远抹不去的阴影和创伤。

2. 剪英国狼毛
倘若你的敌人变成像罗宾汉那样的民间英雄的时候,你就知道你正在做错些事情。向弱势阶层征税,然后把钱交给权势阶层,这向来是史上政要领袖掌权的101课程之基本常识。英格兰的约翰王在林业政策失败之后,决定重点发挥这一常识,只不过创新地将顺序颠倒了一下。他解除了英格兰骑士们的服兵役义务,(不错,得90分),但命令他们为此须支付至尊VIP白金限量版的高额“免服兵役税”。不久,全国便涌现了十万名可歌可泣的“罗宾好汉”,这群英雄好汉组织在一起,想联手刺杀他。结果,他在1215年不得不签署了令他颇感屈辱的《大宪章》(Magna Carta),这让他获得了苟延残喘的时间,但到了第二年,他改变了生活方式——开始了逃亡生活。他在一次过河的时候,不小心被河水冲走了他那些愚蠢掠得的金银财宝。从此,他便疯疯癫癫,不久便腿一蹬——死了。

3. “神奇”的纸币
伊尔汗国第五任君王名叫“海合都”(Gaykhatu),蒙古语的意思是“神奇”。在肆意挥霍前任所留下的钱财之后,他无力应付1294年爆发的一场大规模迅速蔓延的牛瘟疫情,这场瘟疫几乎令他臣民的牲畜全部殉难死亡。面临着种种财务困境,“神奇”果然想出了神奇的解决办法:纸币。他姥爷、元世祖忽必烈发明的纸币在中国可谓是天赐之物。他想效法元朝,印发纸币,任何拒绝使用纸币的顽固分子都会受到死刑的裁决,那样的话,他的所有问题都能一下子全部解决了。这太神奇了!不幸的是,对于“神奇”这位“高瞻远瞩”的君王来说,他不喜欢在技术细节上太过讲究,比如,纸币的可兑换性和资本管制等。而他姥爷忽必烈在这些细节上可是花费了老长时间苦思冥想,最后才好不容易整明白的。结果,纸币发行以彻底失败告终。随后,国家经济便陷于一片混乱之中。不久,“神奇”遭到蒙古贵族的废黜,最后在次年被处以极刑——勒死了。

4. 你有多少刀剑 我就全部吃进
在日本室町时代(1336年至1573年),中国明朝大臣采纳了一项政策:从日本人那里进口日本刀剑,他们期望能借此从那些踞岛滋事的“野蛮人”手中夺走他们的全部武器。日本人对此反应是:载歌载舞、欣喜若狂,美国当今著名脱口秀主持杰·雷诺(Jay Leno)在多力多滋薯片(Doritos)广告中说出了他们心中无限感激之言:想买多少就买多少,你要多少我们就生产多少,谢谢啊,缘分哪。

5. 不许走私
价格管制在任何时候都是愚蠢的办法,但是,在身陷包围之际还使出这招,这就不是一般的傻了,这还真得需要通过国家八级认证绝顶愚蠢的超凡勇气。公元1584年的荷兰独立战争期间,帕尔玛公爵亚历山大·法尔内塞(Alexander Farnese,the duke of Parma)率领他的部队包围了荷兰最大的城市安特卫普。起初的围城不起什么作用,因为帕尔玛公爵的战线之中存在不少空隙,而且安特卫普这座城市拥有海上运输线。但是,帕尔玛公爵得享上帝垂怜,运气不错,因为安特卫普市决定,秉着自力更生、独立自主、自食其力、自说自话的精神,自觉自愿地对自己实行严密封锁。该市地方行政官宣布对粮价设定最高限价。这严重挫伤了广大走私分子继续***线运送粮食的革命热情。面对饿得找不到腰的困境,安特卫普终于于次年投降。




6. 威尼斯共和国的金厂


公元1590年,威尼斯共和国在处于衰败的险恶困境之中。曾记得,遥想十九年前,它在著名的勒班陀海战(Battle of Lepanto)中出色地抵御了奥斯曼土耳其帝国的猛烈攻击,获得了巨大胜利,然而却失去了威尼斯共和国的最大根据地塞浦路斯。1585年,新当选的总督在即位祈愿时扔的不是金币,而是银币。受困于租税、进口税、财政关税、商品关税、什一税,估价税费及其他费用的拖累,国家经济越来越不景气。从这一片忧愁笼罩、乌云密布的氛围之中,突然意外出现一丝新的希望之光。一位失踪多年、时为伦巴第居民、名叫马可·布拉伽迪尼(Marco Bragadini)的威尼斯人发现了制造黄金的秘密。不过,威尼斯共和国必须迅速采取行动,因为曼图亚公爵(duke of Mantua)正试图将这位能“下金蛋”的蠢蛋搞到手。威尼斯共和国立即毫不犹豫地派遣了一大队士兵,用三艘军舰耀武扬威地将布拉伽迪尼安全地送到威尼斯城里。元老院下令先进行严格的科学试验,以便对布拉伽迪尼所特有的"黄金灵魂"的超凡力量进行ISO-0009国际质量标准认证。布拉伽迪尼这位炼金砖家将水银注入熔炉,加了一小撮他极为机密的药粉,接着就点火炼金。不久,水银变成了黄金,千真万确,原文是这么写来着。当即,炼金术士的披风和蒸馏罐马上成为时尚,其价格立刻扶摇直上。布拉伽迪尼大师很酷地告诉元老院,他可以制造600万枚达卡金币,甚至他们想要多少,他就制造多少。他感人地说,自个儿别无他求,只求能成为祖国谦卑的仆人。当然,元老院于是就决定把威尼斯的所有资源都交给他掌管。顿时,威尼斯的名门贵族乌泱泱地向他蜂拥杀将而来,乞求他在荣任国家贱仆的同时,也能捎带兼任他们的家仆,你知道我在说啥吧,就是想加塞,要他为他们炼金呢。岁月流逝,流水无痕,但这家新建黄金制造厂的产量少得可怜,令人相当相当地失望。显然,国家虽然没有对制造黄金的速度加以法律限制,但还是存在技术极限,再说了,威尼斯也不是一个夏天就能建成的。大师果然是大师,布拉伽迪尼意识到人们对他金厂的运营越来越不耐烦了,便马上挥一挥衣袖,不留下一丝指纹地潜逃到慕尼黑,那里敬虔者威廉公爵(Duke William the Pious)正对他求贤若渴,对他的突然到来老开心了。不幸的是,对于这位大师来说,教皇息斯突斯五世(Pope Sixtus)在此期间碰巧过世,这没办法,憋不住的,继任的是面善心不善的教皇格雷戈里十四世(Pope Gregory XIV),他认为这位炼金大师及他的两条狗都纯粹是邪恶的魔鬼畜生,并下令处决他们——敬虔者威廉公爵果然人如其名,立马就顺从地严格执行了这一命令。威尼斯元老院经通宵开会研究最后慎重决定,死者为大,家丑不必张扬,兹当是这件事从头到尾就完全没有发生过。(请大家忘了吧,不要把这件事拿到外面到处传噢,拜托了)



7. 如何对付"囤积居奇者"


公元1793年,正当因饥荒而引发的法国大革命愈演愈烈,革命形势飘渺严峻之际,以马克西米利安·罗伯斯庇尔(Maximilien Robespierre)为首的“公共安全委员会”(Committee of Public Safety)激进派系夺取了政权。该委员会决议颁布《全面限价法令》(General Maximum),以解决民众的粮食问题。这项法令对面包及其他普通商品设定了最高限价。结果,当这些措施都未能促使食品供应增加时,他们就将士兵派到农村去,强行从那些“邪恶地囤积居奇”的农民手中没收谷物。次年,罗伯斯庇尔及该委员会成员便被推上了断头台。

8. 一个流浪汉的梦想引发了一个帝国的终结


公元1880年,铁路技术的发展日新月异,俄国收到一些来自私人的呈请书,要求获得在远东地区建造铁路的特许权。对于过分猜疑的俄国权贵们来说,仅仅拒绝这些外国阴谋家是万万不够的,他们需要建造通往远东的属于自己的铁路,以阻止外国人的介入。在猜忌王殿下——俄国沙皇亚历山大三世(Czar Alexander III)的领导下,俄国政府开始借入大量外国贷款,经过千辛万苦终于建成了全长5000英里的西伯利亚大铁路(Trans-Siberian Railway),这可以说是自吉萨大金字塔(Great Pyramid of Giza)以来规模最为浩瀚的土建工程。沙皇亚历山大后来大概就是由于一次铁路事故中受到的伤病而过世的。当这项耗费巨大而又***深重的铁路最终于1904年建成时,亚历山大的儿子、沙皇尼古拉二世从技术层面上分析已属于破产。随后,俄国开始饱受战争叛乱的灾祸。这条新建铁路运载的倒不是什么贸易货物,而是些政治犯及战争物资。当俄国在1907年对它的债务进行贷款再融资时,各大银行已明显知道,大俄罗斯帝国的财政已濒于破产,只有小额散户投资者才会愿意认购俄罗斯帝国的新贷款。即使这些贷款的偿付停止了,俄国的经济仍非常虚弱,无法经受即将来临的战争摧残。末代沙皇尼古拉斯二世最终于1918年7月16日遭到处决。

9. 要百姓饥荒 建集体村庄


公元1984年,埃塞俄比亚那年适逢久旱无收,这给控制着政权的临时军事行政委员会的“德格政府”(Derg)造成一系列前所未有的问题。他们多年来一直在尝试的国有化计划及物价管制,似乎比以往更难见效。显然,资本主义的残余仍在影响着经济,所以他们断然采取了一些强硬措施,比如取缔谷物贸易。奇怪的是,这似乎并没有阻止饥荒的蔓延。总统门格斯图·海尔·马里亚姆(Mengistu Haile Mariam)受到苏共总书记斯大林在1930年代获得农业辉煌成就的激励,随即发起了一个称为“村有化”(villagization)的全新倡议。根据这项计划,埃塞俄比亚居住点分散的农村居民将被聚集在配有所有最新市政基础设施的现代化集体村庄里。正如冰雪聪明的大家可能预料到的那样,对于该计划的潜在受益民众来说,并非所有的人都具有如此慧根,能深刻领会到这些村庄将会变成人间天堂的革命真谛,为此,这些落后分子得在枪口的“极力劝说”下,被护送到这些集体村庄里去。不幸的是,国家农业生产增长的预期从未得以兑现,最终,数百万人等不及看到革命胜利的一刻,匆匆饿死了。埃塞俄比亚由此便陷入了永久的内战状态之中,直到1990年苏联停止向德格政府提供援助之后方才结束这种状态。门格斯图逃到了津巴布韦,他在那里找到了一份不错的工作——成为津巴布韦统治者的一名重要的资深顾问。

10. 卢布:接下来就是见证奇迹的时刻


公元1991年1月22日,苏联总统戈尔巴乔夫(Mikhail Gorbachev)颁布了一项法令,宣布所有现在流通中面值为50卢布及100卢布的纸币已不再属于苏联的法定货币,广大爱国公民可以在三天内将这些旧币兑换成新币,但只准少量兑换,不能贪得无厌。这项法令的实施效果无疑是将苏联普通公民的绝大部分储蓄和积累的资本即刻化作乌有。1月26日,继这一代号为“绝顶聪明”的天才行动之后,他下令授权警方,对苏联所有营业场所进行大规模搜查,要求各营业场所交出任何时候的任何商业记录,以便警方仔细核查。苏联的种种经济问题日益加重,最终演变成传说中的死亡漩涡。12月25日,戈尔巴乔夫辞职,翌日,最高苏维埃宣布自行解散,同时宣布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联盟正式解体。

返回页首  留言 [第1页/共1页]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